爱看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得闲 > 第三十三章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

第三十三章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

    小虎娘紧盯着地上的铜钱向池塘边走去。

    天色昏暗,小虎娘听到池塘边好像有什么声响,于是费劲的睁大了眼睛使劲的瞧。

    忽然有亮光一闪而过,只见原本平缓的坡地上有一黑色巨蟒从地下钻出,水桶一样粗的肢体扭曲缠绕,拼命的朝自己卷。焦糊味腥臭味扑面压过来,小虎娘一下瘫软倒地,想要尖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,一张口便觉得腥臭味朝自己肚子里钻,条件反射一样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她抖如筛糠,仰躺在地上一边干呕一边向后蜷缩,不要吃我!不要吃我!不要吃我!小虎娘在心里尖叫。

    别过来!别过来!别过来!

    巨蟒穷追不舍,眼看就要攀上她的脚,小虎娘除了这张牙舞爪的怪物之外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逃跑,脚却没有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要吃我了!要吃我了!要吃我了!

    “啊!”终于,从喉咙间哆哆嗦嗦的挤出一声微弱的、颤抖的尖叫后,小虎娘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厉害啊!陆安趴在房顶激动的捶了自己一拳。

    不是震惊眼前景象的恐怖,而是,这特喵的是法老之蛇啊!

    法老之蛇啊!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硫氰化汞啊!小苏打啊!糖啊!二氧化碳一氧化碳!化学啊!

   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!陆安又开始兴奋的捶起自己的腿。这意味着什么?化学啊,科学啊,我就知道这不是什么魔法世界!老子的九年义务教育用的上!时空穿梭是真的!

    唐衣燃飞身跳起,将黑色的“巨蟒”一掌拍成粉末,然后一脚将粉末踢散在大片空地上。

    铁……铁砂掌?陆安乱捶的拳头停在半空中,一脸呆滞的盯着一地的粉末。

    唐衣燃转头就看见陆安像个撞了树的呆兔子一样举着手咧着嘴发愣。无奈的把人揪起来,跳到了旁边的大树顶上,再几个起落往村外窜去。

    我在飞?双脚悬浮吊在半空中时陆安懵了。

    化学是真的,科学是真的,手底下热乎乎的胳膊是真的。但是,人怎么能跳那么高?高的像飞起来……难道唐衣燃纤纤瘦瘦的躯体里,藏着的其实是机械臂发动机?

    陆安紧紧的拽着唐衣燃的衣裳,无神的看着脚下七八米高的树顶,又抬头看了看天上昏暗的星星。风劈头盖脸的灌满陆安全身,整个村庄安静的卧在脚下。

    我在飞。

    哦,这特喵的是什么古典赛博朋克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个见鬼的表情?你不是胆子很大吗?”唐衣燃牵着陆安在村外的田间小路上走。

    “等会,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忍住扒拉开唐衣燃的肌肉研究机械臂的冲动是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陆安抬头看向唐依燃的侧脸。消瘦,美丽,清冷。倦怠的眼睛,高挺的鼻子。像一件完美无瑕的汝瓷艺术品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机器人吧!绝对是陶瓷机器人!人怎么能这么漂亮完美且……跳的那么高?脚底下全是弹簧也办不到吧!

    “发什么愣,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!”唐依燃费解的拧着眉毛。这小孩从第一次见就神经粗的不像正常人,脑子别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吧?

    陆安慌慌张张的擦了擦嘴,鬼鬼祟祟的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陆安突然想到了什么,冷不丁的问:“鲁迅的原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衣燃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唉,看来不是老乡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又不死心的唱了一句: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?”看到我希翼的眼神了么?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的小曲吗?不怎么好听。”

    真的不是老乡啊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戏法,是你们师门的不传之秘吗?你们是叫师门吧?还是组织?集团?同乡会?”

    “师门。不能教你,有规矩。”唐衣燃答道。

    看来这师门和现代颇有渊源。陆安看到了希望,颇为满意的小跑起来。不用你教,这东西我自己也会,化学反应嘛。

    嘿嘿,化学,时空穿梭,赛博朋克,嘿嘿,老子回现代胜利在望!

    第三天韩氏终于可以在病床上做起来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阳光温热,透光窗子落在韩氏身上。陆安在一勺一勺喂她喝鸡丝青菜粥。

    鸡丝是昨天的鸡汤里没吃完的,在小炉子上一直煨着。青菜嫩绿,粥上面熬出了一层厚米油。没吃几口韩氏便除了汗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唯一的女儿。”韩氏缓了口气慢慢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想生个儿子。但是,从来没有因为你是女儿而感到遗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生时,我和你爹,都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最宝贝的孩子。一直都是,不论有没有儿子,都是。”韩氏讲着讲着有泪落下,“阿衍咱们好好养着,我们留下他,和他是男孩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这些闲话你也没少听吧?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陆安的眼睛酸涩难忍,背过身去,不想让韩氏看到眼泪留下来。

    她是来自异世界的灵魂,对重男轻女这种腐朽思想的伤害虽然不能完全免疫,但也是可以在冷风中维持本心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真正酸涩委屈的,是从小生活在这个世界的,土生土长的,还未来的及建立好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就早早逝去的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陆安抚了抚心口,露出自己标准见牙不见眼的咧嘴笑:“我知道。爹娘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爱你,一直坚定的选择你,爱护你。不用遗憾。

    学校边的泥房子只有两间,修葺起来很快。门和窗户换了,房顶整一整就可以住人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韩氏就从医馆回来了。陆安让她躺在门口的椅子上看着炉子里的火,自己琢磨着在里屋盘个炕。

    两间泥屋坐北朝南,里面是通着的。门和窗都朝南,门在东边,窗户在西边。北墙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窗,小到陆安只愿意称它为“洞”。

    在规划里,里屋靠大窗的一边盘个大炕,给韩氏和陆景堂。北边盘两个小炕给自己和阿衍。中间用高粱杆扎的大席隔开就行。

    外间放桌子柜子等杂物。至于厨房,陆安准备在泥屋的正西边挨着墙搭起棚子,用木棍泥砖做柱子支撑,北边摞上柴火充当后墙,前边盘起大灶做饭。至于自己打的那几个宝贝一样的铁板豆腐专用炉和专用板,统统放进外间,用的时候再搬出来。

    房子周围就有几片不大不小的杨树林,荒地上还有零零散散的石头。陆安和阿衍两个小孩忙忙碌碌的捡柴火。和自己一样高的就单独拿出来放一堆,专门用来扎篱笆墙。

    “现在要入秋啦,咱们先用这树枝子扎篱笆墙,然后整个秋天和冬天慢慢的和黄泥,一点一点的糊篱笆上,等到过年的时候,咱们就有一整个土墙小院啦。”陆安举着一根木棍挥斥方遒,一头的土和泥像极了丐帮帮主,阿衍就是丐帮大长老。

    土屋离大路是有一段距离的,成年人大概几十步。陆安用篱笆圈了一大片地,准备以后在大门口再搭个棚子,就专门用来卖各种小食。棚子和大路之间从里到外放两个凳子,种一堆花,再挖一条排水沟。这就叫完美。

    陆安想,自己把这整套小院折腾出来,小食摊子铺开,再留些钱,也算对的起原身了,回现代也不至于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法老之蛇是一种化学反应。是膨胀反应里最有名的一个。

    硫氰化汞受热分解,方程式:4hg(s)=4hgs

    +

    2cs+3()↑+

    n↑,反应过程非常震撼,就像一条巨蛇凭空生成。

    如果想在家里做“法老之蛇”的实验,可以参考下面的做法:

    准备:

    1、白砂糖。

    2、一袋小苏打。

    3、一瓶酒精。(最好有无水乙醇)

    4、沙子。

    实验:

    1、首先,将糖和小苏打以4:1的比例充分搅拌混合,得到粉末状物质;

    2、再用沙子做一个反应用的底座,倒入酒精搅拌后,在沙子中间垒出一个小凹槽;

    3、然后,将混合粉末放入由沙子垒成的容器中;

    4、点火。

    实验结果:反应较缓慢的生活版“法老之蛇”实验完成后,实验员真实触摸实验产物,感觉很蓬松,有种被烧过棉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黑蛇”主要的成分是碳,糖是一种碳水化合物,燃烧产物主要是水、碳和二氧化碳,小苏打在受热的时候也能分解出大量的二氧化碳,让糖燃烧之后的碳固化成为了多孔蓬松的黑碳柱。

    此段文字来自百度。

    实验具有危险性,不建议大家自己动手尝试。感兴趣的朋友在网上看看视频就可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