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灵道纪 > 第五十三章 邬克罗

第五十三章 邬克罗

    柴轧冲进了变异人群,飞脚踢翻了变异人,身后跟着的将士与他并肩作战,可谓所向无敌,变异人的战力逐渐降低,将士们挥舞刀枪,瞬间变强了许多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柴轧的武力非常高,全身散发火焰,是中等武斗的力量,巨斧在手上挥霍自由,人斧合一,穿梭在人群中非常厉害,很多变异人都难逃终结,死在了巨斧之上。

    将士们的眼睛热血沸腾,有了柴轧的出手,他们变的轻松了不少,纵使变异人在强大,只要是在打仗,柴轧带着他们就从没有输过,心中对他有很高的期望。

    战斗从未停止,变异人不停的在四面八方赶来,没有乏累,没有休息,现在比的不是谁多厉害,而是比的谁人多,柴轧最多也才一个军营,想要面对凤城的无数变异人,自然不占上风。

    将士们已经有些精疲力尽,变异人却感觉不到,他们的目光中只有杀人,不管对方多么厉害,多么无敌,只要杀了人就行,不会因为杀一个而停止,而是要杀更多的人才算高兴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柴轧砍下一个人头,脸上溅满了鲜血,衣服也都是血迹,撇了变异人一段距离,看到身后无数将士血战,不由的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勇士们,你们还能战斗吗?”

    将士们推前阻后,挥舞着兵器与变异人厮杀,听到柴轧的声音瞬间就有了精神,没有投降,没有倒地,气势的回道:“将军,我们还能战斗!”

    柴轧的心很燥,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打过无数场战斗,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狼狈,这是他最痛苦的一次,因为对方不是敌人,而是变异的凤城子民,打他们就好比在打自己,非常自责!

    这场战斗不可避免,若是他不出手拦住这些变异人,那整个家族都有可能遭殃,为了不使更多人遭受毒手,只能杀了他们,希望可以换来安宁。

    可这些人是杀不完的,使柴轧很急,全城的子民成这样一定有原因,而凶手就是那群乌鸦,他瞅着乌鸦在看,发现它们并没有加入战斗,而是在榕树上看着他们厮杀,显得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乌鸦,你真是害人不浅!”

    柴轧嘶哑咧嘴的砍死一人,看着那群乌鸦非常来气,就想要冲上前去砍杀几只,没想到还没走近就被变异人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这群乌鸦知道了他的企图,血红的眼睛在盯着他,一时间飞离了榕树,朝空中就聚集了起来。

    柴轧带着将士们越战越勇,所到之处皆是变异人的尸体,就在他准备往乌鸦身边打时,这群变异人开始退离,全部到了乌鸦的身下,站队整齐的就瞅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将军,快看!”

    “乌鸦变异了?”

    变异人的停止让柴轧与将士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息,这场仗让他们死伤无数,现在全都谨慎的注视着变异人群,就在这时,有位将领看到异常,继而有些惊讶,惹的柴轧朝空中而看,才发现乌鸦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此时到了深夜,明月的光芒有些强烈,与火把结合使这里宛如白天,把空中的乌鸦看的非常清晰,引的众人心中吸了口凉气,头皮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这群乌鸦盘旋在空,接着叫唤异常,尖锐的声音使人害怕,从空中如同旋风一般转圈,由黑雾把它们笼罩,在神秘的驱使下成为一个人身,众人都惊讶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他黄眉红眼,青鼻尖嘴,双耳有六洞,下巴长葫芦,头顶一棕红发,脸上尽是歹毒,穿的一身黑色锦袍,外罩尖刺甲,黑雾缠绕,胸中有团烈焰,脖子戴条黑链,脚穿黑纱靴,手握鸦头棒,非常霸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将士们虽然害怕,但还是有人所问,这个人似妖非妖,似魔非魔,搅的凤城不得安宁,岂能饶他。

    这人没有回答,反而看向了柴轧,红色眼睛使人毛骨悚然,柴轧并没有害怕,两人四目相对,这人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柴轧咬牙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笑你愚蠢,也笑你勇敢,明知这场仗不能胜出,却还拼命抵抗,让我怎能不笑。”

    这人声音尖锐,还伴有一丝魔性,给人一种压倒一切的气势,让人听着就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保护子民是我的职责,而你害的凤城子民死伤无数,我家族与你有何恩怨,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们?”

    柴轧很气愤,千万子民惨遭毒手,让他们自相残杀,以经失了人德,他贵为凤城的将军,唐灿把子民的生命交到他的手上就是责任,而现在却变成这样,若见到唐灿都不知道怎么给他交代!

    “你又错了,凤城的人与我并无恩怨,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,这里是我的家乡,你们却在这里盘据生根,我很气愤,这凤城本来是我邬克罗的地盘,岂是你们人族能居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柴轧听后有些震惊,古兽凤凰是飞禽的首领,在它的身下有无数顶尖的飞禽,其中有一种飞禽名叫尖豿云鸦,此云鸦是凤凰生大鹏时一束羽毛所化,生性顽劣,凶恶无比,常以人血为食,后被仙人唤作邬克罗,赶至天崖之巅不在出现,没想到竟然在这时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邬克罗,凤城百年来风调雨顺从未有敌人破坏,而你违背原则,视子民为手中的玩物,使我们互相残杀,枉我们还祭拜你主子凤凰,现在看来它就是一个摆设,而你就是它的杀人凶手,搅的我们不得安宁,有什么理由说这是你的地盘?”

    柴轧一边在与邬克罗理论,一边在找寻机会杀了他,这时候想逃跑是不可能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邬克罗,只有这样凤城才能安宁,这些变异人才能回到以前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心中想法无数,握紧了手中巨斧,将士们也都做好了一切准备,势要与邬克罗拼个生死,把失去的人从痛苦中给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柴轧,你没资格谈论凤凰,这凤城以前是我的地盘,我才不管什么原则,子民生死关我屁事,我只要拿回我的东西就行,别拿凤凰压我。”

    邬克罗才不管那么多,人命对他来说就是个屁,不管是死是活都与他无管,就算是凤凰来此,他也不会谦让,夺回凤城就是他现在的目标。

    8。8